主题: 青春过往的那些事儿

  • 想着快乐那就快乐
楼主回复
  • 阅读:8674
  • 回复:0
  • 发表于:2014/3/27 16:31:56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长治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闲来无事在网上看到一些小学生作文的有趣片段,与朋友分享的同时不禁想起了以前的自己,想起了以前的那些事儿。
  村小的时候特爱跟同伴跳皮筋,为了过级,不惜让自己的小脚丫穿上家里大人的鞋,因为够长,这样就可以让俩皮筋被鞋一起压住了。好动或许是小时候之所以会瘦小的原因,原来运动减肥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得到验证了。
  离家不远的地方有座山,红壤,满山的松树和铁芒萁,有一个差不多陡的山坡,光秃秃的,唯一的覆盖物是掉落的松针,山坡被雨水冲出了一条小沟,而这小沟则成了我们娱乐的场所。总喜欢从家里拿根扁担或顺手折一些铁芒萁垫着屁股从山顶滑向山底,现在想想都觉得那时候的我们真胆大。为此那时候的裤子总会有补丁,还记得自己的一条还没破就给缝上补丁了。
  山底有几棵板栗树,每到板栗成熟的季节,树下总会有我们的身影,瘦小的身躯举着一根长竹篙朝树上吃力的敲打,灵活一点的则爬到树上去,一个个的板栗被敲下来,可苦了在地上捡板栗的,因为板栗的外壳都是刺,还依稀记得有一次一个堂姐的头上拔出好多根刺,尽管如此大家还是乐此不疲。吃的代价还真的很大。
  一根牛绳,一块搓衣板,童年就在此般简单的秋千上荡过去了。今天我不理你,明天他不理我,堵着气,而今都长大了。。。
  好不容易初中了,初来乍到,对于本就马大哈的我而言,心急总是容易出岔子。上课第二天忘擦黑板,被班主任训了,我哭了,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爱哭鬼。又有一天上课铃响,匆匆忙忙跑进教室,结果进的是隔壁班教室,还滑了一跤,幸好是在后门,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了,即使看到了应该也不认得吧,大家都是新生。之后写了篇日记,记下了这事,语文老师看到此篇日记还在课堂上表扬了,说这才是真正的日记,真实。
  之后又发生了类似的走错教室的事,而这一次更加离谱,早上起来去教室,直接就进1班,走到跟我位置差不多的座位上掏出钥匙开锁,开了好久总也打不开,正纳闷,刚想问,抬头一看坐我后面的同学也变了,她在那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我竟然还全然不在意的问她,是不是挪座位了?反应了好久才意识到自己错了,真想打个地洞那会,灰溜溜的走了。那时的自己真有点后知后觉了,现在也是,反应有点迟钝。
  初三的时候,感冒鼻塞,在教室走廊上让群给我滴鼻药水,抬着头,远远地英语老师看到以为我流鼻血,在那边叫着,做了个往上搓额头的姿势。这会不好意思了,俩转头就撤了。
  班上同学追打,一个里边一个外边,我刚好从外边进去,冷不丁一人拿着碗泼向我,残留的水滴窜到了我脸上,还好不是整整一碗水,要不然该成落汤鸡了。具体哪位同学记不太清了,当时算歪打正着。我很记仇的,这会也就不追究了,反正也记不太清,算念同学之情。
  晃眼三年过去该中考了,还记得那两天吃饭的时候就跟丽丽去校门口的小卖部买辣条当菜下饭,一毛一根的,其实味道挺好的,现在还有,只是不知道是我们的口味变了还是生产厂家的口味变了,变得不如从前了。初三好像跟丽丽,群群和饼疯的比较来,也不知道初三是怎么跟丽丽疯在一起了,俩都挺自觉的好像,臭味相投也许。
  中考比较顺利,进了县重点。高一,难忘的一年,在这一年里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的离开,还记得那个星期一,让它成为了我不能够忘却的痛。直到现在,我还是会记起,梦里醒来还是会哭泣。现在只希望不管在哪,都好好的!
  女生都很喜欢开卧谈会,我们也不例外。高一,八个人的寝室,八张嘴巴唧唧歪歪可以一个晚上,可是学校的制度是不允许就寝时说话的,刚好被女生辅导员撞见,哪个手电在窗户外,我们还以为是隔壁宿舍恶作剧,照常,结果狠狠的被批了,我们班因此也被扣了六分。辅导员走后,寝室长说了句很义气的话:“扣分是要付出代价的,咱继续”,真大气!
  高二、高三埋头苦干的多。。。都被文字、数字掩盖了。
  高考算是比较幸运的通过了,进入大学,满脑子的斗志,无比的好奇心,好奇到有点傻,什么都是新鲜的。我们心怀我们的赚钱理念,希望在大学能够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好好的赚一笔生活费,为此,我和云被骗了,不惨,却很悲痛,几百大洋啊!从此以后,我们开始变得不再相信任何推销的,我们开始相信天上不会掉馅饼,只会掉陷阱。大二的时候做新生小助,便以亲身经历告诫他们。
  大一清明节,跟宿舍的几位姐姐一起去了传说中的长沙,陪蓉姐在她同学那做头发到深夜,不好意思去打扰她同学,所以那一晚我们选择了在网吧通宵,那是第一次通宵,那个困得呀,现在想想都想打哈欠。
  大二的时候觉得自己真应该有些实践经验,所以决定出去找家教兼职。网上太被动,所以干脆就打印大大的家教二字跟蓉姐来到株洲书城,说实话,白纸黑字这样放在身前,真有签卖身契的感觉。一开始我俩在书城周围徘徊了好久,就是不敢拿出来,萌有打道回府的架势,后来也不知道哪里来得勇气,直接豁出去了。不知道是老天怜悯还是怎么,摊上了个小学家教,兼数学英语。那一刻满世界都大绽烟花,真的很高兴。虽然那家教没做多久,可是那个过程真的给我很多。之后在网上投了,在一个培训机构做了差不多半年的小学奥数老师,因为自己的课程安排,后一个学期没再去了。挺喜欢那段跟学生在一起的日子,教师节的时候还收到了学生的贺卡,很高兴,那一会真就有打算以后去做教师了。
  大三,做了两个月的牛奶促销员。慢慢的也学会怎么吆喝了,不过这有点点夸张。还记得中秋节摆台,一个大姐问我们是学生吧?我们说是,然后她就说了句:“真辛苦,过节了还工作,我订吧。”那个感激啊,真的是。那个下午就一个订单,就是那大姐的。清明节,跟班上同学一起十几号人冒雨爬衡山,有点凉,雨水汗水混一起,爬了一天,第二天都是穿雨衣爬的,日出没看到,云海倒是挺漂亮的。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此刻很真实。
  大四,一百来号人的课,到的人总是稀稀落落,其实从大一到大四,在教室的座位就是从前逐渐往后靠,从有到没有。偌大的教室总是显得很空荡,学生与老师的距离也总是越来越远,不得已嗓门小的老师还得走下讲台来授课。见过最离谱的是一个老师面前只有三个学生,听说还有一对一的,不过我也只是听说过,但这也不是不可能的。还记得仨在宿舍阳台晒太阳斗地主的时候,云一个“老师在点到”的电话让我们疯也是的跑向教室。很多时候都是上一节逃一节,或者是点完到前门进后门就出了。虽说有点不应该,可是现在回想下还是挺美好的。
  还记得红姐生日去后山搞农家乐的场景;夏云通宵12小时在我床下看搞笑一家人,看完精神还倍儿好,真不知道她的精力哪来的;霞那会对植物大战僵尸的痴迷;集体蒙头大睡点外卖的日子;跟平在宿舍背对背的网上斗地主到凌晨,送了四次豆又一次第一次送豆,还在奇怪的时候平一句傻啊,已经第二天了;下雪了,大晚上的跑出去打雪仗,直到汗融于雪水之间;心情不好的时候一起吃湘味辣到鼻子发麻;一起去溜冰、去K歌的疯狂。。。
  还记得。。。
  谨以给我们渐渐老去的过往,当渐渐老去的我们不再记得一些的时候,看到这些还能够记起那些曾经.
  
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不再提供回复功能,请勿尝试回复!!